<form id="13rdr"><dfn id="13rdr"><menuitem id="13rdr"></menuitem></dfn></form>
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<sub id="13rdr"></sub>

              <th id="13rdr"><big id="13rdr"></big></th>

              <mark id="13rdr"><cite id="13rdr"></cite></mark>
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13rdr"><meter id="13rdr"><output id="13rdr"></output></meter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  切換到繁體中文
      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 中醫五絕網 >> 古籍文獻 >> 中醫書籍 >> 中醫內科學 >> 正文

              第九節 狂病

              www.ios70.com 文章來源:本站原創 點擊數: 更新時間:2005-11-16 10:24:24

              狂病多因五志過極,或先天遺傳所致,以痰火瘀血,閉塞心竅,神機錯亂為基本病機,臨床以精神亢奮,狂躁不安,罵詈毀物,動而多怒,甚至持刀殺人為特征的一種常見多發的精神病。

              以青壯年罹患者為多。

              《內經》對本病已有較深人的論述。如《素問,至真要大論》說:“諸躁狂越,皆屬于火!薄端貑,病能論》又說:“有病狂怒者,此病安生?岐伯曰:生于陽也。帝曰:陽何以使人狂?岐伯曰:陽氣者,因暴折而難決,故善怒也!沃魏?岐伯曰:奪其食即已!怪陨F落為飲!薄端貑枴り柮髅}解》指出:“病甚則棄衣而走,登高而歌,或至不食數日,逾垣上屋!睂Ρ静〔∫虿C、臨床病象、治法、方劑均作了詳細描述!鹅`樞·癲狂》設專篇論癲狂病的表現與鑒別診斷,尤在針灸治療上為詳,首創“于背腧以手按之立快”點穴法治狂病。嗣后《難經》不但總結了“重陽者狂”,并對癲病與狂病的不同表現加以鑒別。至金元,多是癲、狂、癇并提,混而不清,明代王肯堂始將其詳辨,恢復了《內經》論癲狂癇之區別。明代張景岳《景岳全書·雜證謨》謂狂病多因于火,治以清火為主,方用抽薪飲、黃連解毒湯、三補丸等。清代王清任首創“氣血凝滯說”,且創制癲狂夢醒湯用以治療癲病、狂病。近代張錫純在《醫學衷中參西錄·醫方》治癲狂方中說:“人之神明,原在心腦兩處……心與腦,原徹上徹下,共為神明之府,一處神明傷,則兩處神俱傷。腦中之神明傷,可累及腦氣筋,且腦氣筋傷可使神明顛倒狂亂。心有所傷,亦可使神明顛倒狂亂也!鳖H有新意。

              西醫學的精神分裂癥與情感障礙中的躁狂癥等,出現與本病類似的臨床表現時,可參考本節辨證論洽。

              【病因病機】

              1.情志內傷情志過激,尤其是勃然大怒,引動肝膽木火上升,沖心犯腦,神明失其主宰;蛲辉怏@恐,觸動心火,上擾清靈,神明無由自主,神志逆亂,躁擾不寧而發為本病;蚋位饍仁,灼血為瘀,瘀血痹阻神明之主(心)、元神之府(腦),則神機失用,而發為本病。

              2.飲食不節過食肥甘、膏粱厚味之晶,釀成痰燭,復因心火暴張,痰隨火升,蒙蔽心竅,神明無主;或貪杯好飲,里濕素盛,郁而化熱,充斥胃腸,腑熱上沖,擾動元神而發病。

              3.先天遺傳母腹中受驚而致虛,則神機紊亂;或稟賦不足和家族遺傳,出生后突受刺激則陰陽失調,神6\逆亂而引發本病。

              總之,七情內傷、飲食不節和先天遺傳是本病主要致病因素,而痰火瘀血閉塞心腦,陰陽失調,形神失控是其病機所在。其病位在心腦,與肝膽脾有密切關系。其病性初起多以實證為主,如痰火擾心;繼則火熱灼血為瘀,煉液為痰而多見痰結血瘀、瘀血阻竅;日久而多本虛標實,如火盛傷陰耗氣,心腎不交等。

              【臨床表現】

              狂病以動而多怒、興奮性精神失常為證候特征。常以喧擾不寧,躁妄罵詈,不避親疏,逾垣上屋,登高而歌,棄衣而走,甚至持刀殺人等兇狂之象為主。

              【診斷】

              1.患者多有明顯的七情內傷史;

              2.本病以精神錯亂,哭笑無常,動而多怒,喧擾不寧,躁妄罵詈,不避親疏,逾垣上屋,登高而歌,棄衣而走,甚至持刀殺人為其臨床證候特征;

              3.多有家族史;

              4.不同年齡、不同性別均可發病,但以青壯年女性為多。

              【鑒別診斷】

              狂病應與下列疾病加以鑒別:

              1.癲病該病以靜而多喜為主,表現為精神抑郁,表情淡漠,沉默癡呆,語無倫次,或喃喃自語為特征,以資鑒別。

              2.蓄血發狂蓄血發狂為瘀熱交阻所致,多見于傷寒熱病,具有少腹硬滿、小便自利、大便黑亮如漆等特征,不同于狂病之因人事怫意,突然喜怒無常、狂亂奔走為主癥。

              【辨證論治】

              辨證要點

              辨別新久虛實狂證初起多以狂暴無知、情緒高漲為主要表現,臨床多屬心肝火熾、痰火或腑實內擾證,病性以實為主;治不得法或遷延日久,邪熱傷陰,瘀血阻絡,可致心神昏亂日重,而見水火失濟,陰虛火旺證,或瘀血阻竅兼氣陰兩虛等證,病性以虛或虛中夾實為主。

              治療原則

              狂病以降(泄)火、豁痰、活血、開竅以治標,調整陰陽,恢復神機以治本,為其基本原則,同時,加強護理,防止意外也是不可忽視的原則。

              分證論治

              ·痰火擾神

              癥狀:素有性急易怒,頭痛失眠,兩目怒視,面紅目赤,煩躁,遇較大精神刺激,突然狂亂無知,罵詈號叫,不避親疏,逾垣上屋,或毀物傷人,氣力逾常,不食不眠,小便黃,大便干,舌質紅絳,苔多黃燥而垢,脈弦大或滑數。

              治法:清泄肝火,滌痰醒神。

              方藥:程氏生鐵落飲。

              方以生鐵落平肝重鎮,降逆泄火;鉤藤除心熱平肝風而泄火;膽南星、貝母、橘紅、茯苓滌痰化濁;石菖蒲、遠志、茯神、朱砂宜竅寧心復神;天冬、麥冬、玄參、連翹養陰清熱解毒;丹參活血化瘀。若大便秘結者,加大黃、枳實泄熱通腑!

              若痰火壅盛而舌苔黃膩垢者,用礞石滾痰丸逐痰瀉火,再用安宮牛黃丸(水牛角3倍量易犀角)清心開竅。若神較清,可用溫膽湯合朱砂安神丸主之,清熱化痰,養陰清熱,鎮心安神。

              ·痰結血瘀

              癥狀:狂病經久不愈,面色暗滯而穢,躁擾不安,多言,惱怒不休,甚至登高而歌,棄衣而走,妄見妄聞,妄思離奇,頭痛,心悸而煩,舌質紫暗有瘀斑,少苔或薄黃苔干,脈;蚣殱。

              治法:豁痰化瘀開竅。

              方藥:癲狂夢醒湯。

              方以桃仁、赤芍活血化瘀;柴胡、香附、青皮疏肝理氣,氣行則血行;陳皮、半夏燥濕化瘀;蘇子、桑白皮、大腹皮降氣化痰寬中;木通降心火,清肺熱,通利九竅血脈關節;甘草調和諸藥。諸藥相合共奏豁痰化瘀利竅之功。若痰涎、瘀血較盛者,可加服白金丸,以白礬消痰涎,郁金行氣解郁,涼血破瘀;若頭痛明顯者,加川芎、延胡索活血化瘀,通絡止痛。

              ·瘀血阻竅

              癥狀:狂病日久,少寐易驚,疑慮叢生,妄見妄聞,言語支離,面色晦暗,舌青紫,或有瘀斑,苔薄滑,脈小弦或細澀。

              治法:活血化瘀,通絡開竅。

              方藥:通竅活血湯加味。

              方中以川芎、赤芍、桃仁、紅花活血化瘀;麝香(0.3g,研末,另包吞服)其性走竄,開竅辟穢,通絡散瘀;大棗、鮮姜、老蔥散達升騰,使行血之品能上達于巔頂,外徹于皮膚?杉隅攴、大黃活血化瘀通絡;石菖蒲、郁金開通機竅;柴胡、郁金、香附疏肝解郁。若尚有痰涎夾雜者,則須化瘀與滌痰并進,方中可加入膽南星、天竺黃、川貝母等;善驚,不眠多夢者,加酸棗仁、夜交藤養心安神。

              ·火盛傷陰

              癥狀:狂病日久,其勢較戢,呼之能自止,但有疲憊之象,多言善驚,時而煩躁,形瘦面紅而穢,大便干結,舌紅少苔或無苔,脈細數。

              治法:滋陰降火,安神定志。

              方藥:二陰煎。

              方中以生地、麥冬、玄參養陰清熱;黃連、木通、竹葉清心瀉火安神;茯神、酸棗仁、甘草養心安神定志。亦可合《千金》定志丸以資調理,方中黨參、甘草益氣健脾;茯神、遠志、石菖蒲養心安神開竅。

              ·心腎失調,

              癥狀:狂病久延,時作時止,勢已較輕,妄言妄為,呼之已能自制,寢不安寐,煩惋焦躁,口干便難,舌尖紅無苔有剝裂,脈細數。,

              治法:育陰潛陽,交通心腎。

              方藥:黃連阿膠湯合琥珀養心丹。

              方中黃連、牛黃、黃芩清心瀉火;生地、阿膠、當歸、白芍、雞子黃滋陰養血,兩組藥共呈清心火,滋腎水,以交通心腎;人參、茯神、酸棗仁、柏子仁、遠志益氣養心安神;生龍齒、琥珀、朱砂鎮心安神;石菖蒲開竅豁痰,理氣活血。

              【轉歸預后】

              狂病宜及早診斷,合理用藥,加強護理,可以治愈。但易反復,尤其治之不當,或久治不愈,可由興奮轉靜,多喜少動而成癲病,病癲后遇強烈、持久的精神刺激觸動還可轉狂,至此多預后不良。

              【預防與調攝】

              狂病預防、調攝的關鍵在調情志,加強婦幼保健工作,以及積極治療情志為患之疾。護理著重在于配合治療,防止意外,早日康復。

              【結語】

              狂病多由七情所傷或先天因素,致使痰火暴亢,閉塞心竅,神機失司而成,病在心腦,主要是心腦主神機的功能失調,與肝膽脾關系密切。臨床上以精神亢奮,狂躁不安,罵詈毀物,動而多怒,甚至持刀殺人為特征。降(泄)火、豁痰、活血、開竅以治其標,調整陰陽,恢復神機以治其本是為法。同時移情易性,加強婦幼保健工作和護理工作,防止意外,實屬重要,也是除藥物治療以外不可缺少的一環。主要分為痰火擾神、痰結血瘀、瘀血阻竅、火盛傷陰、心腎失調五個證型,分別以清泄肝火,滌痰醒神;豁痰化瘀開竅;活血化瘀,通絡開竅;滋陰降火,安神定志及育陰潛陽,交通心腎為主要治法。

              【文獻摘要】

              《素問·宣明五氣》:“五邪所亂,邪人于陽則狂!

              《靈樞,本神》:“喜樂無極則傷魄,魄傷則狂,狂者意不存人!

              《慣樞,癲狂》:,“狂始生,先自悲也,喜忘若怒善恐者,得之憂饑……狂始發,少臥不饑,自高賢也,自辯智也,自尊貴也,善罵詈,日夜不休……狂言、驚、善笑、為歌樂,妄行不休者,得之大恐……狂,目妄見,耳妄聞。善呼者,少氣之所生也……狂者多食,善見鬼神,善笑而不發于外者,得之有所大喜!,

              《赤水玄珠全集·癲狂癇門》:“狂為痰火盛實,癲為心血不足!

              《醫方考·癲狂》:“初病者,宜瀉其實;久病者,宜安其神!

              《壽世保元·癲狂》:“大抵狂為痰火實盛……為求望高遠,不得志者有之!

              《張氏醫通·神志門》:“狂之為病,皆由阻物過極,故猖狂剛暴,若有邪附,妄為不避水火,罵詈不避親疏,或言未嘗見之事,非力所能,病反能也”;“上焦實者,從高抑之,生鐵落飲;陽明實則脈浮,大承氣湯去厚樸加當歸、鐵落飲,以大利為度;在上者,因而越之,來蘇膏或戴人三圣散涌吐,其病立安,后用洗心散、涼膈散調之!

              【現代研究】

              ·證類研究

             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醫藥行業標準中本病主要分為三型:痰火擾神型、火盛傷陰型、氣滯血瘀型[中華人民共和國中醫藥行業標準,國家中醫藥管理局,1994年發布,P21)。參見本教材癲病研究進展的證類研究中張氏、周氏、劉氏的研究。

              ·理論研究

              陶氏認為:在奇恒之腑中,腦、髓、骨、女子胞皆為腎所屬,古今醫家多主張腎無有余證。主張腎無有余證者,對奇恒之腑的“髓海有余,則輕勁多力,自過其度”的解釋,是因髓海充足,能有超常的精力和高壽。其實有余與不足,如同太過與不及一樣,皆違常道,即為病理?癫』颊弑日r的氣力倍增,甚而有逾垣上屋,登高而歌,日夜不休等一系列實性亢進的現象,為“邪氣勝則實”的一種。如果唯以“髓海有余”為生理,而以“髓海不足”為病理,則與其指導思想相悖[甘肅中醫學院學報1990;(1):35)。

              ·臨床研究

              馬氏以瀉火逐痰、鎮心安神法,自擬下痰散:巴豆霜、膽南星、明雄、辰砂各0.5e,珍珠0.1G,共為細末,1次服。瀉3-5次,瀉完喝稀粥1碗。從第2日起早服二黃--3t丸1丸,晚服磁朱丸2丸(丸重各9g),共56例,臨床治愈29例,好轉18例,無效9例,總有效率84%[陜西中醫1989;(5):196)。王氏自擬丹赭黃蒲湯(丹參、代赭石、酒大黃、菖蒲、郁金、地龍組成)治療狂癥30例,痰濕火盛者加生石膏,并沖服朱砂;痰濕蘊盛者加遠志沖服麝香;痰血阻絡者加琥珀沖服地龍末;濁痰蘊塞者加白芥子沖服苦丁香。服用中藥期間禁用一切抗精神病藥。結果:近期臨床治愈18例,顯效7例,有效2例,無效3例,?傆行收90%[陜西中醫1985;(12):535)。解氏以逍遙散、龍膽瀉肝湯等辨證論治配合西藥治療情感性精神障礙50例,并設單純西藥組(應用鋰鹽、丙咪嗪)對照治療50例,結果中西醫結合組療效優于西藥組(P<0.01)[中國中西醫結合雜志1994;(2):127)信張氏對123例精神分裂癥患者辨證為陽證(痰火內擾型27例和陰虛火旺型32例)和陰證(痰濕內阻型32例和陽虛虧損型32例),并隨機分為中醫辨證治療結合西藥組66例,西藥對照組:57例。陽證辨證治療組予當歸承氣湯加味,陰證辨證治療組予逍遙散加味。結果:臨床觀察、量表分析及3年后隨訪結果,均說明辨證治療組優于西藥組。病人的p-內啡肽(p-EP)在痰濕內阻和陽虛虧損兩型的含量,經治療后均由低而升高,神經降素(NT)在痰火內擾型中的含量,經治療后則由高而趨于正常,而陰虛火旺、痰濕內阻和陽虛虧損三型中的含量,經治療后均顯著上升,說明辨證分型治療有一定生化變化基礎[中醫雜志1997;(3):173]。

              謝氏以經方為主治癲狂,他倡治癲狂法咸以行痰為先,首當開竅化痰,繼以安神、清熱(降火)、養陰諸法遞用。①化痰開竅法,清心滾痰丸、竹瀝達痰丸等;②養心安神、和肝悅脾法,甘麥大棗湯、百合地黃湯等;③清心安神、滋陰清熱法,百合知母湯、黃連阿膠湯等;④鎮驚安神、清熱降火法,生鐵落飲、柴胡加龍骨牡蠣湯等;⑤理血安神、滋陰通腑法,酸棗仁湯、增液承氣湯等;⑥養心安神、解郁除煩法,百合雞子黃湯、梔子豉湯等[北京中醫1986;(4):6]。王氏治療癲狂經驗中,強調癲與狂,病理癥狀雖有不同,而其為痰火郁蔽則一,其始則異,其終則同。故治療法以祛痰為主?癫∮陟钐抵屑嫫礁螢a火,常以豁痰定狂湯(自定方)治狂,處方:生龍齒30g,生牡蠣30g,生石決明30g,生珍珠母30g,龍膽草10g,天竺黃108;,菖蒲10g,礬郁金10g,旋覆花10g,代赭石10g,金礞石10g,沉香3g,黃芩10g,大黃6g,水煎300ml,分2次服。另配:甘遂1,5g,朱砂1.5g,二味同研細,每早空腹1次隨湯藥送下[北京中醫1984~(1):5]。蘇氏提出中醫心理治療三法:①告之導之法;②情志相勝法;③驚者平之法[四川中醫1986;(9):9]。


              文章錄入:管理員    責任編輯:管理員 
              發表評論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訴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關閉窗口
            1. 上一篇文章:
            2. 下一篇文章:
            3. 相關文章
              沒有相關文章
              網友評論:(只顯示最新10條。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   【發表評論】
              精彩推薦
              |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網站簡介 | 友情鏈接 | 網站導航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

              www.ios70.com 版權所有:中醫五絕網 聯系電話:0312—3901862 郵編:072761 支持單位:涿州市五絕指針療法研究所

              電子信箱:webmaster@wujue.com 《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》信息產業 冀ICP備11023339號

              本站信息僅供參考,不能作為診斷及醫療的依據,請選擇正規醫療機構就醫;某些內容及圖片來源于網絡共享資源,如涉及版權問題請及時通知本站刪除!

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13rdr"><dfn id="13rdr"><menuitem id="13rdr"></menuitem></dfn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13rdr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13rdr"><big id="13rdr"></big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13rdr"><cite id="13rdr"></cite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13rdr"><meter id="13rdr"><output id="13rdr"></output></meter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日韩无码视频毛片视频毛片视频毛 国产免费公开视频 偷窥丶自由丶性别 FREEFRONTⅤIDEOS... 精品久久久无码人妻中文字幕1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